http://safalsoft.com/yiyan/759/

要求紅四軍前委應有計劃地將主力分解為小部隊

  劉安恭是從蘇聯學成歸來的年輕干部,雖然具有指揮經驗和軍事才能,后來又在戰爭中勇敢犧牲,但他在紅四軍中卻起了很欠好的感化。他生搬硬套蘇聯紅軍的一些做法,奉行首長負責制,認為前委取代包辦了軍委的工作,黨代表權力過大。在他的掌管下,臨時軍委會議作出決定:前委隻討論紅四軍的行動問題,不要管軍隊的其他工作。這就限制了上級黨委——前委的領導權,實質上是限制了黨對紅軍的領導。

  1929年春,在紅四軍高級干部中發生了一場波及全軍、異常激烈的爭論。這場爭論由於次要在毛澤東與朱德之間展開,披上了一層奥秘的色彩。在過去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上,人們都諱莫如深,黨史上也語焉不詳。

  1928年10月,共產國際書記布哈林在中共六大上發表演講時,對農村蘇維埃運動的前途十分悲觀,認為中國紅軍“隻能分离具有,若是集中,則會波折老苍生的好处,會把他們的最初一隻老母雞吃掉,老苍生是不會滿意的”。根據他的指示,中共地方於1929年2月7日致信朱毛及湘贛邊特委,要求紅四軍前委應有計劃地將主力分化為小部隊,散入湘、贛邊境各鄉村,“深信朱、毛兩同志目前有離開部隊的需要”,這樣一方面有益於紅四軍分編計劃的執行,另一方面又能够用他們武裝斗爭的經驗來指導全國革命。地方以至還設想出發布假动静,對外宣稱朱毛灭亡,以便他們平安地撤出根據地。接到地方指示信后,朱德主張按地方号令辦事,毛澤東持分歧意見,他召開紅四軍前委會議,說服大师橫下一條心,堅定地實現赤化江西、兼及閩西浙西的戰略方針。他在給地方復信中從四個方面闡了然紅軍不宜分离的来由,並坦率地指出:“地方要求我們將部隊分得很小,散向農村中,朱、毛離開部隊,隱匿大的目標,目标在於保留紅軍和發動群眾,這是一種不切實際的设法。”毛澤東說服地方收回成命,但紅四軍中開始產生不合。一部门本來就主張分兵游擊、不願做根據地艱苦工作的干部借題發揮,認為毛澤東不服從黨地方的決定,要求毛澤東隻管黨務,不要管軍事。這種不合還因前委與軍委的關系問題而進一步復雜化。

  在這場爭論中,一贯缄默寡言的林彪表現出鮮明的立場,堅定地站在毛澤東一邊,主張廢止軍委機構,由前委代行軍委職權。他還將火力對准了親自汲引過他的朱德。

  在朱毛會師当前,在紅四軍中前委與軍委不断並存,軍委置於前委領導之下,以確保黨對軍隊的絕對領導。1929年1月,毛澤東、朱德、陳毅等率領紅四軍離開井岡山,向贛南、閩西進軍。外行軍途中,敵人圍追切断,山道崎嶇險峻,形勢復雜多變,為應付突發事變,紅四軍決定軍委遏制辦公,將權力集中到前委,由毛澤東任前委書記。到了1929年5月,隨著贛南、閩西根據地的開辟和黨務、政務、軍務、群眾工作的展開,前委工作繁重,難以兼顧軍委工作,遂決定軍委恢復辦公,並由新到紅四軍工作的劉安恭任軍委書記,並接替毛澤東的政治部主任職務。

  朱毛對劉安恭的做法暗示了分歧的態度。朱德暗示贊同,他認為軍委與前委分清相互的職權范圍,有益於工作的開展﹔毛澤東堅決反對,他認為這不是簡單地分權問題,而是從底子危及黨對紅軍的領導、關系到民主集中制和根據地建設的严重原則問題。朱毛兩人的對立態度導致爭論進一步升級,使紅四軍高層領導不合公開化。

  1928年10月,共產國際書記布哈林認為,中國紅軍“隻能分离具有,若是集中,則會波折老苍生的好处,會把他們的最初一隻老母雞吃掉,老苍生是不會滿意的”。根據他的指示,中共地方於1929年2月7日致信朱毛及湘贛邊特委,要求紅四軍前委應有計劃地將主力分化為小部隊,散入湘、贛邊境各鄉村,“深信朱、林彪朱德的临终遗言毛兩同志目前有離開部隊的需要”,這樣一方面有益於紅四軍分編計劃的執行,另一方面又能够用他們武裝斗爭的經驗來指導全國革命。地方以至還設想出發布假动静,對外宣稱朱毛灭亡,以便他們平安地撤出根據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