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afalsoft.com/yiyan/593/

当听雍万彪说起母亲郑其环终身未再改嫁

  进藏途中,临终前对家人的遗言有人临阵脱逃,但雍立信不改初志,背起行囊,继续前行。李奇三昔时仍是个二十出头的毛头小伙,恰是在这个时候,他和雍立信相遇了。

  雍立信有一番话令李奇三长生难忘,“我何等但愿西藏能和内地一样和安然定,这里的人们能吃上新颖蔬菜,能吃上煮熟的饭,这该何等幸福啊!”为此,他特意为小女儿起名西平,寄意西藏永久和平。

  为了传达牺牲在雪域高原的烈士的临终嘱托,李奇三白叟苦寻了半个世纪;见到已经和丈夫、父亲最亲比来的人,烈士雍立信的家人一把将李奇三白叟抱住,个个泪如泉涌,久久不肯松手——他们也等了半个世纪。

  西藏地舆情况恶劣,有一次,雍立信和另一位同志骑马出去领会环境,颠末一条大河时,因为水大浪急,他被浪冲走了。直到3天后,才被本地群众搭救。

  李奇三说,雍立信对藏民体谅关爱、鞠躬尽瘁,直至为之付出贵重的生命,雍书记的履历和临终遗言也只要他一小我晓得,所以他一直不克不及健忘烈士的嘱托。

  定日县平均海拔在5000米以上,世界最高峰——珠穆朗玛峰就在该县境内。冬天最冷时达到零下48摄氏度,就连野兔也无法步履。然而每当推开宿舍窗户,看着远处雄壮斑斓的珠穆朗玛峰,雍立信因养分不良和缺氧而瘦削红紫的脸上老是充满笑容,“一开窗就能看到珠穆朗玛峰,多幸福啊!”

  当李老数度呜咽着把父亲在西藏的点点滴滴如数家珍地说出来,一股难以遏制的冲动令雍万彪热血沸腾。雍立信那段掩埋在雪域高原里的故事,恰是留给雍万彪,以至整个家族最大的回忆缺失!

  当听雍万彪说起母亲郑其环终身未再改嫁,历尽艰辛将四个儿女拉扯成人,李老十分佩服和打动,当即决定要去扬中看一看老嫂子,并要求雍万彪尽快放置,暗示本人“一刻也等不了了”。

  两个多月前,扬中市民政局优抚科收到了一封从山东招远寄来的信。寄信人就是李奇三白叟,信中说要找他的好书记雍立信的家人。优抚科科长韩雪华对“雍立信”这个名字太熟悉了!她立即联系到雍家人。

  近了,近了!从山东招远到潍坊再到南京……19日下战书,81岁的山东白叟李奇三,站在江苏扬中的地盘上,泪水夺眶而出:“雍书记,我来迟了!”

  雍立信身受轻伤后,其时的扬中当局接到了定日县的长途德律风,组织上敏捷将雍立信轻伤垂死的动静转告给了雍立信的老婆郑其环。没想到,这个顽强的女人擦干眼泪后,竟然背起行囊,单身一人前去从来没有去过的西藏。她在路上花了整整29天,可惜的是当她赶到西藏时,丈夫雍立信曾经归天落葬。

  1999年,雍立信的小女儿雍西平跟从工作单元到西藏调查,也来到了父亲的墓碑前;2007年,雍万彪也终究无机会去西藏祭拜父亲。其时,雍立信的墓曾经被迁徙到烈士陵寝。

  对于雍立信的小儿子雍万彪来说,这个突如其来的父亲的老战友就像是一个不逼真的梦。德律风那头的李老一听到他自报家门,立即放声大哭:“雍书记,我可找到你的家人了!你的在天之灵能够安眠了!”

  雍立信归天后,因为其时的场面地步比力紊乱,档案又不全,加上通信很是坚苦,只能靠手札传达,而在西藏,手札传送也非常艰难。李奇三持续向各级组织写信寻人,但都石沉大海。但即便仍在珠峰脚下工作,李奇三也没有放弃。退休后回到山东,他还在继续寻找,一对峙就是半个世纪,“倪萍掌管的《等着我》里那些人那么难都能找到,我就不信,一个有组织怀孕份的县委副书记的家人会找不到!”

  和李老通话后不久,在山东省扶植厅老干部处任职的雍万彪赶到招远,见到了父亲往昔的亲密战友。面前的李老足有一米八五高,虽年过八旬,照旧腰背笔直,立若松柏,这副健壮的甲士身姿,也是他对父亲雍立信最深刻的印象。一见到他,李老就紧紧抓着他的手,还未启齿,早已涕泪横流。

  李奇三告诉扬子晚报记者,“昔时,雍书记百分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