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afalsoft.com/pinganye/551/

令人啼笑皆非的是

  “那么我们干脆来一个立异,明晚不消音乐,平安夜简谱倒也别具一格。”莫尔想了想说。 “圣诞夜做弥撒时竟然没有音乐!这是我们这个早在‘巴伐利亚公国时代’就曾经具有的村庄,从来没有过的先例,几乎太不成思议了!你我城市成为长达800多年的‘村史’上的‘罪人’!亏你想得出来!”克鲁伯的嗓门更响了。

  到了19世纪60年代,《安然夜》不只曾经传遍了整个欧洲、澳洲和北美,并且传遍了南美的大部门国度,以至连亚洲的不少国度也在传唱。奥匈帝国担任音乐的大臣“奉旨”查询拜访这首“为帝国带来荣誉”的歌曲的原作者。令人哭笑不得的是,这时很多人都众口一词地声称:“本人是《安然夜》真正的词曲作者。”致使查询拜访无法取得“具有申明出书的成果”。

  每年12月24日夜,几乎在全世界所有的角落城市响起《安然夜》这首歌的美好旋律。这时,在我们这颗星球上无数以亿计的人会满怀喜悦,吟唱起这首动听的圣诞歌曲。即便在日常平凡,全球每天也有成千上万的人在各类分歧的场所,欢唱这首歌。英国出名的近代音乐史专家、剑桥大学传授爱德华博士比来在一次演讲中强调:“快要170年的时间证明,《安然夜》是一首给无数人带来温暖欢愉的最出名最受人喜爱的歌曲:这也是一首在全球仅次于《祝你华诞欢愉》的最风行的斑斓歌曲。”少为人知的是,这首世界最出名的“风行歌曲”之一真正的词曲作者却不断是个谜。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欧洲音乐界一直找不到词曲作者,有很多人都自称是它的“无可置疑的真正作者”,以致形成了世界近代音乐史上的一大疑案。

  喜爱标新立异的莫尔见状,不失机会地说:“是不是能够将它作为歌词,改编成一首歌曲,用吉他吹奏,并组织孩子们进行合唱?”克鲁伯的创作灵感来了,兴奋地喊道:“是啊,也许我能给它配上一首并不丢脸的曲子!我带回家,碰运气!” 大感不测,欣喜万分 回抵家后,克鲁伯立即坐到钢琴前,再次吟诵这首还没有标上标题问题的小诗。美好的诗句登时令他乐思如涌。他立即全身心地投入到了配曲创作,完全沉醉在美好的旋律中了。仅仅过了一个小时,他就谱好了曲。 当全国战书,在神甫寂静的书房中,12名唱诗班的男女孩子站成一排,在莫尔吉他的伴奏下,起头了合唱的排演。这些孩子不愧为这个本地出名的“音乐之村”的童声尖子,他们很快就将这首新歌唱得像模像样。

  汗青,终究是公道的 回到首都后,莫莱尔对其缺漏的几个词和音符作了弥补,并加了歌名《安然夜》。然后,他将抄录的歌曲同时寄给欧洲几十位他所认识的乐队批示。这位奸诈的长者并没有“贪天之功为己有”,而是在作者一栏上老诚恳实地写上“无名氏”。两周当前,欧洲很多乐队便起头排演这首独具神韵的圣诞歌。

  后来,欧美不少音乐史的专家对《安然夜》的作者进行过研究,但都没有获得分歧公认的权势巨子性结论。一些专家认定是克鲁伯、莫尔和莫莱尔三人配合完成的。有人则认为是克鲁伯和莫尔二人的功绩。还有不少专家则认为作者是其他人。总之,众口一词,莫衷一是。 1996年1月,奥地利音乐学院的专家使用电脑,对19世纪初到19世纪70年代的所有相关档案进行大规模分析阐发。颠末了快要半年的艰辛摸索,他们终究确认这首“人类有史以来最出名的歌曲之一”的真正作者应是克鲁伯和莫尔,至于老莫莱尔,因为他在创作中感化比力小,因而能够“忽略不计”。当然,他的“传布”感化是“不成忽略”的。 如许,这件欧洲音乐史上的“百年悬案”才算获得了令人对劲的结论。

  1996年7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