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afalsoft.com/pinganye/384/

操作的基本手法有:推法、揉法、按摩掐搓拿运捏擦捣捻刮摇拍法

  次要是使用推、捏等法施于直线状穴位。总的补泻准绳为:向心标的目的推为补法,离心标的目的推为泻法,来回推为平补平泻法。有些非特定穴在经络线上,它们配合的补泻准绳是:顺经标的目的推为补,保婴神术按摩经逆经标的目的推为泻,来回推为平补平泻。

  吴师机指出外治之理即内治之理,小儿按摩的医治法例与内治法根基一样,谨守病机,以期治病求本,调整阴阳,扶正祛邪。在西医根本理论的指点下,普遍使用于小儿泄泻、吐逆、食积、厌食、便秘、腹痛、脱肛、伤风、咳嗽、哮喘、发烧、遗尿、夜啼、肌性斜颈、落枕、惊风等疾病,保婴神术按摩经有较好的结果。

  操作的根基手法有:推法、揉法、按法、摩法、掐法、搓法、拿法、运法、捏法、擦法、捣法、捻法、刮法、摇法、拍法。除了根基手法外,在几百年的临床实践中,医家逐渐总结出一些有固定法式且有特命名称的操作方式,这些操作方式往往是用一种手法在一个穴位或几个穴位长进行,故现称复式操作法,如黄蜂入洞、打马过河汉、运水入土等。

  关于小儿按摩,早在2000多年前即有这方面的阐述 。1973年中国湖南长沙马王堆出土的西汉帛书 《五十二病方》中即有这方面的描述;晋代葛洪《肘后备急方·治卒腹痛方》有拈取其脊骨皮,深取痛引之,从龟尾至顶乃止,未愈更为之的描述,是目前见诸文献的捏脊之最早记实,捏积派汗青文化发源于公元315年,距今已有1700多年的汗青了。唐代《备急令媛要方》中有膏摩防治小儿疾病的方式;宋代《苏沈良方》记录用掐法医治脐风撮口等证。小儿按摩的医治系统构成于明代,以《保婴神术按摩经》等小儿按摩专著的问世为标记。明清期间,按摩 疗法在儿科中获得了普遍的使用,并成长成为小儿按摩专科,逐步构成了具有特色的特地系统,这一期间出书了近30多种小儿按摩专著。小儿按摩的穴位有点状穴、线状穴、面状穴等,在操作方式上强调轻快温和、平稳实在,重视补泻手法和操作法式,对常见病、多发病均有较好疗效,对消化道病症疗效尤佳。在西医根本理论的指点下,保婴神术按摩经普遍使用于小儿泄泻、吐逆、食积、厌食、便秘、腹痛、脱肛、伤风、咳嗽、哮喘、发烧、遗尿、夜啼、肌性斜颈、落枕、惊风等疾病,有较好的结果。

  多用于揉、运、摩等手法,施于面、点状穴位。总的补泻准绳是:顺时针标的目的扭转为补,逆时针标的目的扭转为泻,双向扭转为平补平泻。若是是摆布对称的两个穴位时,其补泻准绳为:向内扭转为补,向外扭转为泻,双向扭转为平补平泻。

  按摩介质是指在按摩施术穴位的皮肤涂敷分歧剂型的滑润剂。介质能阐扬按摩和药物的分析医治感化,达到医治疾病的目标,添加皮肤滑腻性,防止被擦伤,使手法愈加矫捷自若。一般来说,病属表证,多选用解表药,如葱汁、姜汁、薄荷汁等;属血瘀,宜选用活血化瘀类药物,如红花鸡油膏等;属热证,则选用寒凉药物作介质,如薄荷汁、猪胆汁、淡竹叶浸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