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safalsoft.com/gongjue/300/

投票赞成脱欧的选票以51.9%超过半数的优势取得了胜利

  英国前辅弼麦克米伦曾评论说,英国人的最大利益是懂得在合适的时候做准确的工作。但2016年的脱欧公投,则很难说是“准确的工作”。大概,对于21世纪即将分开欧盟的英国,20世纪60年代人们常说的那句话仍不无预见性——不列颠得到了一个帝国,但却仍未找到本人的位置。

  无论若何,投票最初成果表白,英国人对欧共体的见地总体上呈现出两极分化的态势。换言之,这场全民公决是在英国朝野上下在此问题上并未告竣根基共识的根本上举行的。若是把那些未能投票的人算上,现有公投成果有可能违背了一半以上选民的志愿。更为吊诡的是,从后果来看,诉诸全民公决这一间接民主法式处置国度严重事务,其成果却有可能损害国民与国度的全体久远好处,这一公投悖论不由发人深思。

  基辛格已经说过,一个伟大的政治家起首该当是教育家,他该当在政管理想与公众熟悉的事务间成立起桥梁……反映社会真正的价值观和挑战真正的素质。

  正如很多有识之士所认为的那样,在处置英国能否脱欧问题上,其实议会制反而要优于全民公决。这是因为议员们持久在政坛博弈,对于各项政策的利弊,相对有着更为全面和深切的领会,熟谙“政治是可能的艺术”。加之遭到政党政治的牵制,因而凡是会以好处互换、均衡和拖沓延宕的体例来处置国度政务。这种体例虽然有时低效,却一般不会剑走偏锋,发生较为极端的后果。按照英国研究欧共体问题的学者约翰·扬的说法,若是让议会表决来处置此事,英国脱欧这一灾难性事务也许底子就不会发生。

  平心而论,工作成长到这一境界,间接源于英国脱欧公投的成果。在2016年6月23日的那场决定英国在欧盟去留的全民公决中,英国全民公投时间投票同意脱欧的选票以51.9%跨越对折的劣势取得了胜利。考虑到加入投票的人达到了3000余万,跨越选民总数的70%以上,该当说,这一成果看起来仍是具有相现代表性的,并由此成为当局之后施政的合法性根据。

  然而,这一轨制的短处也是显而易见的。一方面,每一个通俗选民只会关心本人的好处,而很少去考虑国度全体的好处。因而,公投的成果很难说是实现了国度总体好处的最大化。英国公投便是如斯。投票支撑或否决英国脱欧的人,次要是那些感受到欧洲一体化给本人的工作、糊口带来判然不同影响的群体或行业。好比,在英格兰北部和威尔士,本地制造业、工矿业以及一些中低收入群体,唯恐来自欧洲的企业和外来移民会带来合作与压力,并降低其糊口程度与福利水准,因此同意脱欧。而在那些国际化程度比力高的地域,如大伦敦地域与苏格兰等地,本地金融、安全、教育与旅游业的繁荣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它们与欧洲的慎密联系,因此否决脱欧的人居多。总之,无论同意或否决,英国选民所关怀的次要是本人的面前好处。至于英国与欧共体错综复杂的汗青关系,以及英国从欧洲一体化中所获得的持久政治和经济好处,通俗选民既不关怀,也难以理解。因而,客观地说,英国全民公投时间英国公投中这些彼此对立而又叠加在一路的“部门之和”,更多地表现的是彼此否决。因此,很难相信其成果可以或许表现真正的国度全体好处。

  另一方面,全民公决这一表决形式,还可能损害国民的国度认同,进而粉碎国度凝结力,并由此激发政治动荡和国度割裂的风险。这是由于,全民公决这种简单大都通过的法子,其成果只是满足了一部门人的需要,却使得其他人的权益没有法子获得保障。尔后者为实现本身的好处,极有可能会因失望而寻求离开或独立。英国公投后,苏格兰、英格兰部门地域的独立倾向大为加强,否决脱欧派强烈反弹便是明证。这些都表白,从维护国度长治久安来看,全民公决只合用于那些国民有必然根基共识的提案。不然,公投不单无助于处理问题,反而可能激发持续的政治匹敌与动荡,给国度带来伤筋动骨的严重损害。

  可是,时任英国辅弼卡梅伦为了对内巩固本人的政治地位,对外向欧盟施压,不吝绕过议会,不负义务地拿英国脱欧这一事